中国青年报:短信骚扰、揭发隐私、拦路闹事、非法摆花圈…这些软暴力

中国青年报:短信骚扰、揭发隐私、拦路闹事、非法摆花圈…这些软暴力

导读

“砰”的一声响,家里的窗户玻璃被砸碎了;欠债后被讨债人骚扰,动不动来“谈谈心”;短信、语言威胁“再不还钱就断手断脚”……这样的事情,没有用传统暴力手段,但同样让人恐慌。

事情处理起来非常棘手:砸碎玻璃等案值小,证据难以采集,对方又能提供看似合理的欠条,通常只能作为纠纷处理……

近日,最高法院、最高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四部门联合印发文件,正式明确了依法惩处“软暴力”犯罪。

4月9日起,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“软暴力”的犯罪行为将得到严惩!

“软暴力”也是犯罪!

最高法、最高检、公安部、司法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办理实施“软暴力”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,明确依法惩处采用“软暴力”实施的犯罪。全国扫黑办副主任、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9日表示,要坚持法定标准,确保罚当其罪。

意见指出——

“软暴力”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,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、纠缠、哄闹、聚众造势等,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、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,或者足以影响、限制人身自由、危及人身财产安全,影响正常生活、工作、生产、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。

怎样算是“软暴力”犯罪?

根据意见,“软暴力”违法犯罪手段通常的表现形式有:

侵犯人身权利、民主权利、财产权利的手段,包括但不限于跟踪贴靠、扬言传播疾病、揭发隐私、恶意举报、诬告陷害、破坏、霸占财物等;

扰乱正常生活、工作、生产、经营秩序的手段,包括但不限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、破坏生活设施、设置生活障碍、贴报喷字、拉挂横幅、燃放鞭炮、播放哀乐、摆放花圈、泼洒污物、断水断电、堵门阻工,以及通过驱赶从业人员、派驻人员据守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地控制厂房、办公区、经营场所等;

扰乱社会秩序的手段,包括但不限于摆场架势示威、聚众哄闹滋扰、拦路闹事等;

其他符合意见规定的“软暴力”手段。

“软暴力”犯罪将被严惩!

意见指出——

强索不受法律保护的债务或者因其他非法目的,雇佣、指使他人采用“软暴力”手段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构成非法拘禁罪,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、寻衅滋事,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、寻衅滋事罪的,对雇佣者、指使者,一般应当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论处;因本人及近亲属合法债务、婚恋、家庭、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而雇佣、指使,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,一般不作为犯罪处理,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仍继续实施的除外。

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程雷表示,意见及时有力回应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打击重点、难点,为“软暴力”刑事案件的处置提供了精准、细密的工具清单,同时也坚持了法治底线,在界定“软暴力”的法律性质、表现形式等方面,实现了“打早打小”的防治策略与“打准打实”的司法策略之间的有机结合。

4月10日,浙江法院首次运用新出台的“软暴力”相关规定

当事人双方

被告人舒某某,湖南怀化人,现暂住在河北廊坊,吸毒成瘾,曾3次因吸毒被行政处罚,并被强制隔离戒毒;

受害单位常山众卡运力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,是一家立足于“互联网+公路运输”的运力企业,业务范围遍布全国,是常山重点招商引资项目。

案件回顾

2017年初,舒某某得知有司机被承运商拖欠运费,产生了帮讨债从中谋利的想法。

而实际上,常山众卡公司经核查已付清所有运费,所欠4400元运费也已向下级承运商发函催促付款,另外140700元运费实际上是其他公司欠的。

这些情况,舒某某都知道,但他却没有收敛,继续通过在讨债群中发布“悬赏通告”,给予高额奖金、补偿压车费等方式,煽动司机在全国范围内扣押常山众卡公司的货物,逼迫常山众卡公司支付不属于本公司所欠的运费。

最终,迫于舒某某的威胁,常山众卡公司支付了运费151700元,舒某某从中获利19500元。

这,就是典型“软暴力”违法犯罪的表现形式。舒某某的行为,属于“通过信息网络或者通讯工具”实施“影响正常生活、工作、生产、经营”的犯罪行为。

审理结果: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

在常山的这个案子中,舒某某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

法院审理认为:

被告人舒某某为谋取不法利益,使用软暴力犯罪手段,非法插手民间纠纷,强拿硬要,通过信息网络和通讯工具发布悬赏公告、恐吓、谈判、威胁扣货等软暴力方式,使被害单位负责人产生恐慌,支付了本不应由其支付的运费,严重影响了交通物流行业的正常生产、经营秩序,破坏了营商环境,损害民营企业利益,情节严重,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,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

意见原文

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

关于办理实施“软暴力”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

(2019年4月9日印发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lidog.org/58.html